您好!欢迎光临福御泰茶业有限公司,目前诚招白茶代理商,欢迎广大朋友加盟入驻!
定制咨询热线4000110676
当前位置:首页>茶叶资讯

茶叶资讯

联系我们

福御泰茶业有限公司

地址:福建省福鼎市太姥山镇何厝里95-102号
手机:4000110676

咨询热线:4000110676

基诺茶山,安顿了一个北漂的灵魂

发布时间2020-06-13人气:95

若不是杂务缠身,此刻我应该是在基诺山的巴飘寨喝着老酒,和着基诺摇滚与山风一起醉生梦死。对于茶山的人们,这是一年中最神圣的一天。祭了茶祖,开了茶,2018年的春茶就该顺风顺水给茶农们一个丰收的未来了。对于锡焱同学,这是他亲眼见证的第三个基诺山开茶节,说是他一手打造的也不为过。

锡焱是我的高中同学,可以拿出来炫耀的那种。成绩优异,一身武功,跳高都玩双飞腿。求学留京,艳煞不少乡人。原以为曾经崇拜额头有个地图主儿的锡焱,某日将会是新闻联播中常见的身影。渐行渐远中,落寞地祝福他能越飞越高。忽一日,接到锡焱同学的电话,说他返乡了,后半生,将在基诺山度过。


意料之外,立马给他贴上了许多情理之中的标签:功成名就的云归派,逃离雾霾渴望清新空气,逃离北上广渴望慢生活……依然觉得他的世界太远。继续落寞地祝福他成功当隐士。再一日,他出现在眼前,记忆中白晰的脸,被健康的古铜色替代。

他并非在当隐士,而是在做着很多事情,但具体在做着什么,听他絮絮叨叨讲了个把小时,我竟然没听懂。他在卖茶,很迫切地想要卖茶,因为,他要生存;他也不仅仅是养活自己,他要去养一群“小象”,还有一片森林。他一向审时度势,口齿灵动,见我稀里糊涂,干脆直抒胸臆:他发起了一个“小象成长计划”,资助基诺山等边寨地区贫困孩子的成长教育,保护雨林生态。为此他早就开始卖基诺山的茶,并筹划在版纳开一家客栈。

以茶为媒,以客栈为据点来做公益,即使合乎逻辑,在茶叶普遍滞销的市场行情下,变现怕没有这么容易?我只能理解为他的底气太足,并进一步理解他作为成功人士的理想与情怀。当然,也没怎么在意他和他做的这些事。

2017年8月,因公务前往版纳,与他谋面。彼时客栈已经开张,在告庄一个绿林环绕处,门前有三头小象,标识性很强。客栈很精致,大堂兼具餐吧、茶吧、休闲吧功能,调性十足,手工彩绘的竹篓、印花的布艺桌垫、充满故事的旧课桌、码满一橱的各类书籍、默默停靠在墙角任客人随意弹奏的钢琴……应他之邀,前往基诺山古茶林走了一遭。这才弄明白,原来,锡焱同学在做的事情,远不是这么简单。

锡焱同学与基诺山的结缘,缘自一个叫“小布”的基诺山姑娘。那是十多年前,在北京一家云南餐馆打工的小布,被食客锡焱和太太一眼看中,“因为这丫头实在是太认真了!”几年后,小布已成锡焱太太的左膀右臂,但她突然提出辞职,说要回家了。

“你们城里人不快乐,我要回家采茶去!”当然,小布回家的真实原因,是因为妈妈生病了需要她回去照顾,但她这么乐观的表达,让锡焱和太太觉得一定得帮她做点事才好。直爽的小布说:“如果真想帮我,就帮我卖茶吧!”锡焱同学就这样开始卖起了基诺山的茶,茶源都是小布的,他在北京找人重新包装、销售。

2009年,当锡焱同学来到基诺山,小布的日子已经有了改观。因为生态茶叶市场回暖,基诺山的茶农重新找回了自信,然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,种茶、制茶的手艺却没人能继承了。锡焱开始了一个回归计划——让茶山的青年子承父业回茶山种茶、制茶,他资助建预制所并负责收购,条件是必须按照生态标准来种茶、制茶。锡焱同学找到了亚诺寨子里还在种茶制茶的包资并说服了他。

2016年,包资父子种的茶以儿子的名字命名,这款“资布鲁的茶”送到位于天津的瑞士SGS检测机构进行农残检测,通过了最高标准467项中的466项,只有一项“蒽醌”,每公斤含量有0.02毫克,超过当时欧盟标准0.01毫克。

蒽醌其实是欧盟用来限制中国茶叶出口的一项杀手锏,0.01毫克的标准,也是近两年专门针对中国制定的。三个月后的2016年7月6日,欧盟又将该项指标提高到了0.02毫克,也就是说,如果资布鲁家的茶叶在7月6日以后送检,467项就会全部达标。除了包资父子,锡焱与基诺山6户茶农签订了合作协议。每一户人家,都要经过严格考察,他希望帮助茶农们恢复种茶的自信,知道靠山如何吃山。

开茶节是茶农们的传统节日。每年春茶开采前,茶农都会到自家茶园最古老最大的茶树下,由一家之长带头祭祀茶神,祈祷新一年茶叶丰收。这种古老的仪式,在包资的记忆中已经消失几十年了,种茶越种越有兴致后,包资和乡亲们也很希望能够再有这样的仪式感。锡焱同学本就是文学青年,自然大感兴趣,一来二去,还真就密谋成了。

2016年3月,基诺山恢复了久违的开茶节,包资很兴奋,喝醉了,还遗憾歌舞队是其他寨子请来的;锡焱同学也很兴奋,忍不住喊出:“我爱这片古茶山和基诺族的文化,我怕他们没了。”

现在的锡焱同学,俨然已是当地乡绅,寨子里要挖个沟会来找他,基诺山乡要建个养老院也会来找他,版纳的热带雨林保护基金会也拉他入了伙,他的天南地北的朋友们,也受他感召成为“小象帮长老”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结成了看似很小却能量极大的公益联盟。

锡焱同学乐在其中。我说他这才是真正的扶贫,一点一点改变当地,他说基诺山有它真正的主人,我们这些过客,能做的就是学会敬畏。唯有敬畏,才能与他们真正相处。他将目光,投向了雨林生态的保护和修复。敬畏,让他守住了底线,更让他规划着未来。(记者:锁华媛,来源:云南网)

相关话题:中国茶叶

4000110676